尘埃落定之后:百年前的一本中国游记-新闻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4-07 浏览次数:

  尘埃落定之后:百年前的一本中国游记-新闻网
尘埃落定之后:百年前的一本中国游记



点击数:加入时间:2005-01-05


辜鸿铭在《中国人的精神》中探讨着国人的礼仪制度和精神方式,摆着为国粹做辩护士的滔滔气势。而鲁迅从国民性批判的角度审视,极为推崇外国人看中国的《支那人气质》一书,因为此书并不为中国人讳,不做好好先生,而是尖锐地指出中国人的许多陋习和缺点,甚至涉及积淀已久的历史渊源。鲁迅的“不读中国书”的著名言论,从这里也可以找出令人深思的个中缘由。而《尘埃:百年前一个俄国外交官眼中的中国》也同样可以给予我们相似的启示和惊奇,另外再加上对异国地理和风俗的描写,正如他的前辈旅行家马可•波罗所做的那样。
《尘埃》的作者D•马克戈万是俄裔英国人,生于19世纪中期,自小就对中国这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土地充满了向往,少年时便参加了伦敦一家中文培训班的学习。1872年,他先是到香港的英华书院继续学习和深造中文,随后便踏上了中国大陆,先是在驻华英国东印度公司担任汉语翻译,后受雇于俄国政府,供职于俄国驻华使馆,成为一名正式的外交官。借助外交官的便利条件,马克戈万在工作余暇,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中国问题的探索中,他走访各地,访查民风民俗,最终写成了《尘埃》一书,深入细致而且全面地描绘了晚清时期中国的社会状况。
作者的一些观点从我们今天的视角看去仍然触目惊心。如:“遗憾的是,目前中国很难遇到讲诚信的人。好像人们已经忘掉了孔夫子的教诲。不仅是个人,几乎整个国家变得都不讲诚信了。而按照‘圣人’的观点,丢掉诚信,就会失去一切。没有诚信,生命就毫无意义。”与百年前相比,我们今日的诚信状况又有多少改进呢?国人自己已经习以为常了,以耍小聪明为乐事。外国人初来中国,往往惊愕于或大或小的不诚实,用无厘头语言说就是“晃点”。笔者曾经同一位韩国朋友到市场购物,她为开口价和实价之间的巨大差距不可理解,感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太疲累了。如果一个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国人来到处于这种道德现状的中国,难免会发出类似于《尘埃》一书作者的感慨:中国人的心灵和儒家文化所倡导的美德距离太远了。我们扪心自问:我们自己做的到底怎么样呢?
作者对中国经典古籍的看法也不时令我愕然。如《诗经》,“若是按我们欧洲人欣赏观点看,这些诗作也算不上出类拔萃。除个别诗写得优雅、完美外,其余的很一般。这些诗中没有一首是给人以力量与气魄的,而只有能给人以力量与气魄的诗才值得历代称颂;也没有一首是给人以激情的,而只有能给人以激情的诗才能催人英勇立功并争做光明正大的事业。”这显然是以《伊利亚特》、《奥德修纪》、《伊戈尔远征记》的标准去衡量《诗经》的,而忽视了男女的淳朴爱情在诗歌格局中的应有之地。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不同造成了这样的解读。而作者对《春秋》直言不讳的看法就令我这个中国读者感到有些难堪了。他认为《春秋》的“编写很粗糙,甚至不配成为编年史”,“其写作方式好比是一位车站站长在出示车站的列车时刻表”,“如此低级的著作之所以会被列入中国古代经典书籍,可能完全是顾及到该书作者的名声”。作为中国人,我对《春秋》一向是仰慕的,虽然很难读下去,但从来不敢怀疑它的价值。初看到一个外国人这样尖锐的评论,仓促间惊讶万分,不知说什么好。但不久后就释然了,《春秋》固然不是皇帝的新衣,可并不是就说不得。话语空间是多元化的,不排斥多向度的延展,任何单向度的线条都只能造成僵化和枯萎。讳疾忌医的态度和方式是要不得的,我们以前吃的亏还不够吗?
作者用几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案件来反映当时中国法律的状况。普通老百姓是法盲,这也不是太奇怪。不可思议的是,实施法律的官员竟然从来没有看过《大清律法》这样的法律书,这是因为中国的读书人千篇一律从小受教育就是儒家的圣贤书,从来就不接触外界的真实生活。只要能通过科举考试,就能被授予官职,成为掌握百姓命运的执法者,这时不闹出笑话才怪呢。还有在法律的裁决下,死刑犯宁愿选择更残酷的处决方式,也要避开斩首,这是因为根深蒂固的迷信观:不愿意孤苦的无头灵魂在阴间流浪,受没有尽头的苦难。
作者也观察到中国人喜欢围观的习惯:在刑场,“他们几乎个个都是好奇的,甚至是喜气洋洋的样子,就好像节日里赶个集市。他们有说有笑,十分轻松愉快地谈论着眼前将被处死的囚犯”。鲁迅所深恶痛绝的国民劣根性,又何尝随着旧时代的结束而结束呢?
另外作者也记录下一些有趣的现象,如对中国人吃饭习惯的描写:“静静的大厅内只有筷子碰撞饭碗声,然后是咀嚼声,再往后就是中国人吃饭时习惯地发出的‘吧哒、吧哒’吧嘴声。这种中国人特有的吧唧嘴声,使人听起来很不舒服,但是中国人听得很习惯。可能他们以为,没这吧唧嘴声,对方就体会不到吃饭的滋味吧。”中国人对“食”的重视在外国人眼中有着滑稽的意味,我们细细体味,又何尝不是呢?
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不免有着误读的成分,如作者对科举制度所产生的学位等级是这样解释的:
秀才:意思为精英。
举人:意思为被挑选出来的人。
进士:意思为未来的学者。
翰林:意思为北京皇家学府的成员。
这其中就不乏幽默的意味,就像是一个西洋镜。
以上仅仅是挂一漏万地对《尘埃》这本书稍稍述说一下,因为此书的丰富程度远不是这点文字里所能表述的。它涉及了土地制度、政治管理、军队、考试制度、学校与教师、祭祀、风水、神职人员、寺庙、法律、医疗、戏剧、市井生活、家庭、农民、道路交通、妓女、乞丐等等,读来兴致盎然,不乏趣味。当然不容回避地在于,我们回味过去的同时,也应该看到历史的魅影在今日的遗存。这是思想者所需要警惕的。
(?X存磊)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